芹菜炒腰花

【TOS全员】魔法学校日常(HP AU,欢乐向段子)

首发微博,随手搬运~
星舰学院在美国来着,所以用了伊法摩尼背景。
(轮机长真的特别、特别赫奇帕奇www)

1、
Montgomery Scott在三年级的时候因为父母工作原因从霍格沃茨转学到了伊法莫尼。他裹着围巾站在大堂里,背对其他披着红褐色斗篷的学生,看见长角水蛇和猫豹的雕像都向他走来。

他选了猫豹。

“明知的选择,Mont……”Scotty一就坐,Sulu和Uhura就靠了上来,自我介绍了一番。

“Scotty就好。猫豹让我想起格兰芬多,我在霍格沃茨的时候一直都对他们有好感,不过当然比不上自己的学院亲切。”Scotty笑着说,下意识地整了整黄黑相间的围巾,“你们能自己选择学院简直太棒了!”

食物不知不觉已经出现在了盘子里,Sulu替Scotty盛了一碗炸薯条:“给,你很快就会发现,伊法莫尼是一个比你想象中和谐有爱的地方。”

“真的吗!太棒了!”Scotty的眼睛亮了起来,盯着Sulu,一脸兴奋。

他没听到Uhura和附近的学生都在那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过没关系,他很快就体会到了这里的“和谐有爱”。首先,这里的所有课都是四个学院一起打乱着上。

然后,第二天魔药课上,一个叫James T Kirk的家伙“一不小心”炸了一个尖耳朵的坩埚。

派克教授还没来得及转身,尖耳朵就一挥魔杖把桌上的一团浆糊清理掉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连刘海都没乱。

“新来的?”和Scotty同桌男孩把蓝眼睛转向了Scotty。斗篷上的徽章表面他是地精学院的。

“Aye.”Scotty点点头,“你怎么知道?”

“只有你一脸惊讶好吗?”男孩皱起眉上下打量了一下Scotty,“放松,你会习惯的。”

“Leonard McCoy.” 男孩伸出手,“周末一起去喝一杯?”

~~~~~~

学校礼堂被蒲绒绒填满了。

做为罪魁祸首,Kirk、Spock和McCoy被罚徒手把这些蒲绒绒清理出去。

Kirk一脸阴沉地把一把一把的毛球往口袋里塞。

“它们真是令人不安。”Spock说道。

“说实话,我还挺喜欢它们的。”McCoy一边装,一边和Spcok说,“软软的,毛毛的,多可爱。”

“我看不出它们有任何实际意义,McCoy。”Spock挑起眉毛。

“难道任何东西都要对你有实际意义吗?喜欢小动物是人类的天性。”McCoy抓起一个蒲绒绒,轻轻抚摸了一阵,把它丢进了袋子。

“McCoy,我是半个……”

“哦,别又来,你条狡猾的尖耳朵水蛇。”McCoy翻了个白眼,“我只知道,比起你,我更喜欢这些蒲绒绒!”

“我也只知道,这些蒲绒绒确实有些优点,他们比你话少多了。”Spock挑眉,转过身继续捡那些散落在礼堂里的小毛球。

Scotty和另外一小群学生站在门廊里,他注意到了他身边一个长角水蛇学院小家伙一脸惊异。

“新来的?”

“是的,这学期刚从德姆斯特朗转过来。”俄罗斯口音。

“你会习惯的。”Scotty拍了拍小学弟的肩,“我是Scotty,周末咱去喝一杯?”


2、
“好了,Tom,我们这次一定要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就算对面是Sulu也不能手软,嗯?”一队人马手里拿着飞天扫帚朝山谷里的魁地奇球场走去,James T Kirk揽着找球手的肩膀说道,山间的风吹起了他斗篷上绣着的巨大雷鸟。

“我只希望我有一天能安静地看一场球赛。”McCoy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背着一个简易医疗箱。

“Bones!”Jim叫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新规定,预赛由另外两个学院的高年级学生担任裁判和安全员。”McCoy不知为何看上去有些高兴,“你猜谁是裁判?”

两秒钟之内,Jim的脸色由红变青。

“Hell,no.”

“Hell,yes.” McCoy幸灾乐祸地拍了拍Jim,快步向前走去。

~~~~~

McCoy正以在当前场合下所允许的最漫不经心的姿势“坐”在赛场边的医疗席上,看着Spock吹响哨子,放出所有的球。两队队员随即开始了比赛。

Jim是雷鸟学院队的队长兼王牌追球手,对面的Sulu也不差,比赛进行得很激烈,比分交替上升,但雷鸟始终保持领先。

当然,王牌追球手就有王牌追球手的风险。

比如,在一个多雾的早晨比赛时,同时被两个游走球砸中,然后从扫帚上摔下来。

衣服还被扫帚勾破了领口。

McCoy一翻白眼,用飞来咒把Jim还在天上乱飞的扫帚拉了回来,一路小跑到Jim身边,和Spock汇合。

“肩膀脱臼,右小腿骨折,还有点脑震荡,放心,死不了。”他对Spock说,在Jim身下变出了一副担架。

Spock点点头,示意替补追球手上场,比赛继续。

“哦,我有时候真的很讨厌他。”McCoy白了一眼立即又骑上扫帚消失在雾里的敬业裁判。

Jim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务室了,他试图从床上蹦起来,却被McCoy一把摁住。

“你要是乱动,我就叫Boyce医生过来给你再开一剂生骨灵。”

“比赛怎么样了?”

“70比70,还早着呢。”

“让我下床!”

“Boyce医生!”

Jim闭上了嘴。

地精学院,喜爱有仁心的医者。

才怪,Jim想道,翻了个身,却压到了受伤的肩膀。

好吧。

于此同时,在瓦肯人的脑袋里……

一个在群里和@这是一条发绳 等小伙伴脑出来的脑洞:如果Spock把医生和舰长的精神都塞进了自己的脑袋里会怎样。
       本来想写欢乐向的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就严肃了……这章还是Spones的内容,后面可能就会以铁三角为主了,画风也会更放飞(?)一点(能有后文吗喂?)

       一切都是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Romulus的早晨开始的。 Spock大使从浅眠中醒来,在用早餐时和一位年轻的罗慕兰小伙子简短地讨论了一会儿瓦肯哲学。随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或者说仅仅是错综复杂的地下洞穴的一角,开始冥想。

       独自在罗慕兰呆久了,Spock在试图进入冥想时总会被一些多余的孤独和烦躁打扰,更何况随着他年龄的增大,人类的那一半血统对他的影响似乎更强了些,尤其是在他结束工作后独处的时间里。这让他需要花费比以往多一分三十秒的时间才能进入冥想状态,不过久而久之Spock也就允许自己接受了这一变化。 

       然而今天,终于进入冥想状态的Spock先是感受到了自己精神中一阵强烈的波动,然后被脑内突然出现的声音彻底分了神。

    “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声音喊着,南方口音都被逼了出来,“天堂难道不应该是一个有阳光、棉花田、漂亮姑娘、会乖乖体检吃药配合治疗的病人还有不会和你争论每一个诊断结果的护士的地方吗?这他妈都是什么!”

       Spock干脆放弃了冥想,进入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中。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杵在他的瓦肯沙漠里,叉着腰,看上去憋了一肚子气。

     “McCoy医生。”Spock和从前一样背着手走上前,看着那双久违了的蓝眼睛转向自己,用人类的话来说,McCoy医生现在的表情就是“活见鬼”。

     “我懂了,原来我在地狱里。”医生没好气地说。

     “容我指出,McCoy医生,天堂和地狱都只存在于人类及少数其他智慧种族的想象之中,而你现在所处的这片沙漠,是我的精神世界。”Spock一本正经地说着,眼睛却不自觉地打量着McCoy医生,他可以肯定眼前McCoy的年龄约处在他们第一个五年任务的早期,那时的他头上还没有白发,脾气更爆,可以在半小时内抓到所有船员打完一轮疫苗,脸也比之后要圆一些。

     “你是想告诉我,我在你那个绿色的、逻辑兮兮的瓦肯脑袋里?”McCoy双手抱胸,眯起了眼睛。

     “去掉你那些毫无意义的形容词,是的。”瓦肯人挑起眉毛,McCoy挑了回去,“我认为,这很可能性是由于我的Katra在你的精神中还存在少许残留的缘故。因此在你去世后,你的精神被我残留的那一小部分Katra带到了这里。”

     “啊,那还真是棒极了。”McCoy翻了个白眼。 McCoy拉长脸瞪着Spock,Spock则平静地看着McCoy。两人陷入了沉默。

        终于,好医生再也演不下去了。 

     “噢Spock!”他咧开嘴,笑着朝Spock扑了过去,“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这几年我耳根可清净到快被无聊死了!”

       Spock一丝不苟的姿势在医生抱上他的第五秒钟报销了。

     “我也是,医生。”Spock的手也揽上了McCoy的背。


     “我得走了,医生。我在二十分钟之后需要和罗慕兰议员进行会面。”老友重逢叙完旧之后,Spock说道,“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只要集中精神就应该能够看到外界的情况了。”

     “我是个医生,不是个政客。”McCoy冷哼一声,指着身后一望无际的沙漠,“我现在只想找个该死的凉快地方坐下。”

     “这个要求很合理。”Spock点点头,闭上了眼睛。等McCoy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一间舒适的小屋里了,Spock则不见了踪影。

     “好你个尖耳朵绿血妖精。”McCoy环视四周,很高兴地看到这是一间属于正常人类居住的屋子。恒温系统有条不紊地工作着,隔绝了窗外猛烈的瓦肯阳光。他找到浴室简单冲了个澡,懒散地披着浴袍随手打开橱柜,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声。

     “哼,这家伙也没这么坏嘛。”他想到,哼着小曲拿出波本酒和杯子,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喝了起来。

       Spock是个成熟稳重的年长瓦肯人,他的精神屏障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磨炼得非常稳固了。 

       不,瓦肯人不说谎。

       好吧,至少在处理罗慕兰外交事务和其他工作的时候是这样的。

       毕竟脑袋里有两个意识这种事可不是每天都会发生的。 McCoy十分庆幸自己作为更有经验的一方,在Spock之前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在他结束工作前的最后几分钟重新穿上了夹克和牛仔裤。